东坡区卫生局调查组公布了调查结果

2020-03-25 08:52

李光明说,卫生院在接种证的“接种预约”栏里标注了注射时间、应缴金额,他认为这些记录就说明卫生院告知了家长,“也意味着家长默认了要打收费疫苗”。此外,多悦中心卫生院新大楼一楼预防接种门诊门口竖起了两个三米长的公示牌,上面标注了一类疫苗、二类疫苗的种类、不良反应症状,其中还清楚地标注了二类疫苗具体的限价信息,这种公示也被院方视作一种告知。

按照儿童接种付费的二类疫苗要遵循“知情、自愿、自费”的原则规定,多悦中心卫生院尽到了告知义务吗?

针对同种同批疫苗价格不一问题,李光明证实,“个别医生应孩子家长要求私下购买疫苗,并代为注射的行为,与卫生院无关”。

眉山市东坡区多悦镇付庙村的李春最近一直为女儿阳阳(化名)疫苗接种的事情烦心。去年8月12日,在成都打工的李春夫妇带着当时只有半岁的阳阳来到成都市武侯区妇幼保健院接种乙肝疫苗,“此前,孩子在多悦中心卫生院已经打过两次乙肝疫苗,每次都收了上百元。这次,医生看了一下接种证就安排打针;打完我准备交钱,医生却说这疫苗不收钱,都由国家负担免费打。”

例如,一种叫做“兰菌净”的预防呼吸系统疾病的疫苗属于自费的二类疫苗,在接受采访的七八个多悦镇孩子的预防接种证上,均被注明“每次要交398元”;而在另外一些孩子的接种证上却标注为“每次要交350元”。

李光明解释说,儿童预防接种的疫苗分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在四川,列入国家免疫规划的第一类疫苗有11类,由政府提供、免费接种。“一类疫苗之外的第二类疫苗都需要个人自费负担,愿意打就要交钱。即便是同一种疫苗,比如乙肝疫苗,既有列入一类疫苗的免费国产疫苗,也有属于二类疫苗的收费进口疫苗,家长可以选”,他表示,李春家孩子这样的情况,应该就是自己选择了收费的进口疫苗。

对于免费疫苗收费的问题,多悦中心卫生院院长李光明7月18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说,两周以来“区卫生局已经几次调查这件事了”,“医院也自查了,收费没有问题,所有收费的都是二类疫苗,国家规定的一类疫苗都没有收钱”。

记者追问“到底有多少疫苗流落到辛医生手中”及“这些疫苗的具体去向”时,区卫生局纪检组长邓君芬认为,东坡区疾控中心疫苗派发、分销有详细数据,多悦中心卫生院入库疫苗也应该有详细数据,这两个数据之间如果有差额,“理论上应该就是涉事医生私自截留的疫苗数量”。东坡区卫生局表示,还将对涉事医生“私自扣留疫苗的具体数量和去向”做进一步调查。

他告诉记者,家长举报该事件之前,“卫生院所有疫苗的采购、保存、使用并未发现异常”;家长举报后,卫生院自查发现,当时负责接种的辛医生私下帮一些熟悉的家长代为采购了一些二类疫苗,并将其注射到孩子身上。这些家长所交费用是采购这些二类疫苗的“成本价”,因此和最终的临床价格有一定价差。

今年7月初,眉山市东坡区多悦镇多名群众打进本报民情热线反映:自家小孩在多悦中心卫生院接种疫苗,每次都被收取了费用;而在成都市内医院接种同样的疫苗却是免费。同样在这家卫生院,即便同种同批次疫苗,收费价格也不一样。对此,本报记者赶赴眉山进行了调查。

东坡区疾控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疫苗分发、采购、保管、接种流程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系统。按照相关规定,卫生院必须派相对固定的专职人员到疾控中心采购、取回疫苗,并详细登记在册;卫生院库存多少疫苗,应定期按时统计上报;孩子打疫苗,也要到卫生院,由专职人员注射,并详细登记在册。如果规范管理,这些数据都会对得上,就不应该出现医生能截留疫苗的现象,也不会出现“私自代购”、“私自截留”、“私自代打”等情况。

在记者多次追问下,8月5日,东坡区卫生局调查组公布了调查结果。调查组认为,当事辛医生在多悦中心卫生院从事儿童预防接种工作期间,利用工作之便,从区疾控中心采购疫苗,未按规定全部纳入卫生院统一管理,个人截留个别疫苗私自使用,严重违反《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等规定,给卫生院造成了损失。多悦中心卫生院在医院管理上存在问题,对此给予全区通报批评,扣发该院负责人一个月绩效工资。对具体责任人辛医生扣发三个月绩效工资,对其侵害卫生院利益一事(收钱没进账)进行10倍处罚,同时处以行政警告处分。

一个月后,李春带着女儿再次来到武侯妇幼接种a群流脑疫苗,同样被告知是免费疫苗。但12月22日,阳阳奶奶带着孙女到多悦中心卫生院再次接种a群流脑疫苗时,却被收费154元。“同样的疫苗为啥大城市医院不收费,卫生院却收费”?李春说,他当时就询问过多悦中心卫生院负责打疫苗的辛医生,但是没有得到回复。

一名注射过“优惠价”疫苗的孩子家长说,这些收费疫苗分为高低两档价格,“高的是市场价,整个东坡区是统一价,医院给正规收费单据;低的则属于优惠价,只有和医生熟悉的人才能享受到,都是负责注射的医生自己收钱,家长交了钱也要不到票据”。

李春的遭遇并非个例。在多悦镇多名家长出示的接种证上,“接种预约”栏里除了标注了疫苗注射时间外,外侧还标注了一个手写数字,这是应缴金额。对照注射时间,记者发现,不少孩子在多悦中心卫生院接种乙肝疫苗、a群流脑疫苗时都被收取了费用。交钱的家长表示,接种疫苗之前,并未被卫生院院方和医生告知过收费项目,除了“每次打疫苗都要收钱外,在这家卫生院,即便同一种疫苗,针对不同孩子的收费标准也不一样,有时交钱了也开不出票据”,另一位在此接种疫苗的孩子家长说。